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远山的呼唤博客

凭阑桃李吟诗卷,极目松杉掩竹扉

 
 
 

日志

 
 

【原创散文】父亲  

2013-06-16 08:33:06|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



今天是父亲节,我向在天之灵的父亲问候,愿他老人家在天堂里幸福安康!


父亲命不好,没活到我现在这个年龄就病逝,年仅45岁。这个年纪在当时的农村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可他就这么撒手人寰,离我而去。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痛苦能比得上少年丧父了。我知道他一直是留恋这个世界的,在他病危卧床期间一直与死神抗争,无奈病魔不肯放过他,一定要夺走他那年轻的生命,无奈我那稚嫩的身体不能为他承受死亡的力量,无奈我问天问地都无法为他找到任何灵丹妙药。我伺候他的时间只有五天,他一生中没有享受到一丝的天伦之乐,而我一生中不能为他尽一点点的孝道,觉得自己这一辈子都在欠着他。我叩问上苍,这就是天命吗?----题记

    

    父亲一生是充满着艰辛和坎坷的一生。

父亲有五个兄弟,他排行第五,小时候是以给富人家放牛为生的。在那个年代,穷人家根本没有钱去读私塾的,但是父亲却有强烈的求知欲,并且非常好学。

父亲从小性格内向,忠厚老实,胆小怕事,但据老一辈人说,父亲唯独在学习方面脸皮特别厚,胆子也特别大,一有空闲就站在私塾学堂外偷听先生讲课。奇怪的是,他竟然从中也学到不少知识,别人都说他聪明。

父亲除了偷听课外,还死皮赖脸,看到哪户人家家里有古书,就缠住人家不放,说尽好话,哀求他们把书借给他看。如果他们不肯,父亲就会向他们承诺为他们家打零工,以此做为交换看书的条件。许多人被父亲这种种执着的精神所感动,后来都无条件地纷纷把书借给父亲看。

就这样,父亲一边在山上放牛,一边就抱着书自学,如遇疑难问题,就向书的主人求教。为此,牛的主人家还曾经多次指责父亲放牛不专心,让他们家牛长的不够膘壮。后来时间长了,父亲读过的那些书不知怎么地慢慢地都归父亲所有了,原来是父亲每次读完书,迟迟不肯归还,书的主人家催几次后不见还书也就不管了。

    父亲结婚时,娶了邻村的一个漂亮的姑娘。当年全村人都夸父亲和母亲是一对郎才女貌,说他们的结合是绝世姻缘。

打从我记事起,在我的印象中,父亲就是一个美男子,身高1.75米,体重75公斤,五官清秀,棱角分明,这在当时可以说称的上是帅哥了。

在那个非常年代,中国很贫穷很落后,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十分底下,吃饱穿暖成了人们奋斗的唯一目标,父亲和母亲每日每夜忙个不停,白天干农活,晚上忙家务。还好父亲年轻时身体很好,有一把好力气,是干农活的好手。

    自从母亲生下我之后,我们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因为多了一张吃饭的嘴。而我又是一个体弱多病的孩子,几次生病都差点要了我的命,每一次都是父亲背着我和母亲四处求医问药才把我从死神中夺回来。

病后,我的身体很虚弱。为了给我提供必要的营养,父亲就利用晚上空闲时间进山到溪涧里面捕捉野生石蛙。石蛙营养价值特别高,它的肌肉中含有20种以上矿物元素,其中含量较大的有8种元素,对儿童特别好,能促进骨骼生长。父亲有捕捉石蛙的绝活,一般人不会,村里这样的能人一共才两三个。也许是父亲的勤劳和执着感动了上苍,也许是天无绝人之路,父亲每个晚上出去总是有不小的收获,一般都能捕捉到五六只,要是运气足够好的话,可得十来只。

父亲的第二个绝活是采野生红菇,这种活村里很多人都会,但是他们都不是高手,因为他们认识红菇的生长地没有我父亲多,每次采的数量也没有我父亲多。据说父亲保持有几处鲜为人知的红菇生长地,他只秘密带我去过一次。为了不让人跟踪而泄露机密,一般是凌晨3点左右就出发,我当时印象特别深刻。采红菇是体力活,先走三个多小时的山路,再深入到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进入红菇生长地一般是没有路的,只能凭以前的印象和记忆在山里转悠,直至找到它的精确位置。当然了,辛苦没有白费,一次至少能有一大篮子的收获,望着新鲜火红的红菇,心里就像灌了蜜。

现在想起来,我当时瘦弱的身体能变结实起来,真是多亏了石蛙和红菇。

父亲心地非常善良,十分同情弱者,每次都会把捕捉回来的石蛙和采回来的红菇拿出一部分分给家境困难的邻居,每次到人民公社墟场赶墟回来都会把买来的点心分给几个小孩吃。

在艰苦的岁月里,父亲在养活着全家的同时(当时我母亲又生了一个妹妹),还不忘给自己创造读书的机会。大概在我六岁那年,我依稀还记得,父亲每天早上在吃早饭出工之前都要坐在房屋侧旁的一块卧石上诵读那些早年的古书。尽管这些古书父亲早就读的滚瓜烂熟,但父亲仍旧爱不释手。父亲当年记忆力非常好,能把一本书从头到尾背诵下来,这还不算,据说,他还能倒背如流,这真是堪称一绝了。

当父亲把所有的书都背完后,已经不能满足自己目前的那一点知识了。于是父亲就瞒天过海,偷偷地藏私房钱或偷家里的钱去买书。母亲为这事与父亲吵过几次架,可父亲依然我行我素。眼看着一家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钱大部分都被父亲“挥霍一空”,母亲在以外婆为中心的娘家人的怂恿之下,终于向父亲提出离婚(妹妹归母亲)。父亲是个老实人,拗不过母亲身后的强大后盾,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只好就范,那年我才七岁。父亲如此酷爱读书,把一个家都读没了,着实让村里人感动。

从此,我失去了母爱,只好和父亲相依为命。父亲白天到田里忙农活,晚上还念念不忘读书,因为这样,父亲照顾我的时间就少了。父亲对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做人要自己独立,不能老是依靠别人。八岁那年我上小学一年级,开始了我人生的第一个独立年。洗衣、做饭、洗碗、扫地、喂鸡、喂鸭等家务活都是父亲手把手教会我的。另外父亲还带我到田里去学干农活,到菜地里去学种菜,到山里去学砍柴,父亲的砍柴速度在村里排名第一,一天能砍十二捆,全村人都竖起大拇指赞叹不已。

在父亲的调教下,我学会了各种农活和家务活,所以我比同龄的孩子更懂事,也更成熟,最为重要的是我掌握了应对生存的许多本领。受父亲的影响,我的学习成绩也相当不错,在班里都是名列前茅。

父亲在后来的日子里,最喜欢读的书是唐诗,宋词也略知一二,那时父亲对诗句里的用韵、平仄和对仗等都有所“研究”。再后来就开始潜心投入自己创作,他创作的水平到底如何,当年我不是很清楚,但是数量却不少。他平时有事没事的就会念给我们听,可惜那时候的我还是处于懵懂的状态。

    当年在生产队干农活,吃的是大锅饭,多数人往往是出工不出力,生产方式又完全依靠刀耕火种,生产力十分低下,生产效果就可想而知。结果一年下来,忙死忙活,最终的分红所得少的可怜,根本吃不饱。那时候是实现按劳分配制,家庭劳力多的就比较划算,糊口还算勉强凑合。

有一句话说的好,人挪活,树挪死,一个大活人总不能被尿憋死吧。于是,父亲就秘密向隔壁村的一个算命老先生拜师学艺。算命是一种迷信,在那个年代是绝对禁止的,整不好,轻者拘留,重者坐牢。但是,奇怪的是,当时,几乎人人都信这个,求算命的人可谓是络绎不绝。父亲就是瞅准当时的行情才冒着巨大风险去学的。

说起父亲学算命,后来人都传的很神。当年父亲拜师时,身上只有几个铜板,根本不够学费。然而那位老先生倒是挺大方,抛下一句话,说要是父亲能在一个星期内学会,不仅免费教,而且还管吃管住。父亲听了,一下就喜上眉梢。于是,父亲凭着年轻时的渊博知识和良好的记忆力,没花一分钱,真的在一个星期内把所有的关于算命方面的知识和各个要领一一领会在心。如果是正常学,一般人至少得花三个月。这事当年传为佳话,方圆数十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父亲在出道时就已小有名气,求他算命的人都是慕名而来,更为重要的是,父亲算命算的准,这一点不是父亲自己标榜的,是别人口碑传的。很快,经过一年的实践,父亲在江湖上就立稳了脚跟,我们家庭的收入也增加了不少,除了一日三餐吃喝有保证外,每年下来还略有盈余,父亲就把这笔钱存起来,作为我日后读书的费用。

俗话说,树大招风,财大招贼;人怕出名,猪怕壮。父亲的出现影响了同行们的地位,于是,有人就告发父亲,结果父亲被人民公社的干部关闭了好几天,身上的所有的钱全都被没收,好在几年下来父亲在家存了一大笔“巨款”,我的高中和大学读书的费用就是靠这笔钱才完成的。

父亲被释放出来后,就被贬到一个几十公里外的筑路工地去改造。按政策规定,我家只有我父亲一个劳力,不必去参加修建公路,可这次我父亲撞到枪口上了,只好戴罪立功。就这样,父亲带着我跟随筑路大军在深山老林里一呆就是两年,也就从那个时候起,我辍学了。

在那些日子里,我们住工棚,生活条件很艰苦,不过还好能填饱肚子,冬天衣服虽不够保暖,但忍忍也能勉强过冬。其实这些困难对于我来说不算什么,难耐的是我一个小孩整天呆在大山里,连一个伴也没有,幸运的是山里有各类小鸟和一些小动物,他们成了我最好的伙伴。后来父亲见我一个人闷的慌,就把我带到工地去,可工地缺乏安全感,因为时不时地开山放炮,石块满天飞,当时要是一不小心就会有人受伤。

山里的夜幕降的早,工友们累了一天,吃完饭后,就早早上床休息。大家最喜欢听我父亲讲故事,父亲早年书读的多,可谓是满腹经纶,故事可以一个接一个地讲,我常常在父亲的故事里进入梦乡的。

在大山里生活两年,我的性格变得沉默寡言,但内心变得更强大。

修完公路,当父亲和我回家时,我们都快成了陌生人,我昔日的小伙伴们都不敢认我。那年我十一岁,回到村里小学从三年级跟班,还好学习勉强能跟上。

可命运有时就是这么捉弄人,我才刚念完一年的书,父亲由于不安于现状,又经过大队干部的口头默许,同意放开少数村民到外地去谋生,这事都是在秘密中进行的,因为当时中国社会正处于文革十年动乱期间。

于是,父亲又带着我到外面去闯荡江湖,从家乡步行数公里到人民公社所在地,接着坐几个小时的汽车到县城,又从县城再坐四五个小时的汽车到有火车站的地方,然后又坐五个六小时的火车,在一个小镇下车,再走数公里的山村小路,就这样一路颠簸,几经周折,终于到了经别人介绍的一个小村落,在那儿父亲和我开始了追梦生活。

这个村庄有很多外来人口跟我们一样都是来谋生的,大家来这儿的重要原因是这里的水源充足,土地平整肥沃,我们几户人家合伙租用了大片土地主要从事水稻种植,这事对外是保密的。

三年下来,我们大伙儿没有白忙,把收成的粮食偷偷地卖了换了不少钱,这事要是被查出来肯定要坐牢的。

一九七七年,当父亲得知文革结束后全国开始恢复高考时,毅然放弃在那儿较为“优越”的生活,带着我回到了家乡。

从此父亲的愿望就是把我送入大学,我也下决心一定不辜负父亲的殷切希望。从初中到高中的六年时间里,我之所以能坚持不懈地努力学习,这跟父亲年轻时的好学精神和对我的鼓励是分不开的。

在这期间,父亲自己读书和给人算命的时间少了很多,把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我的身上,平时一直省吃俭用。周末时父亲不让我回家,说是会影响我学习,但是他却在每个周末走30多公里的公路,亲自把米和咸菜和少许的零花钱给我送来。每次见到我都叮嘱我要好好学习,不可贪玩,鼓励我一定要考上大学,我也终始没有忘记父亲的一片苦心,一直在默默地坚持着。

终于通过自己的刻苦学习,加上父亲的无限关怀和那笔“巨款”的帮助,我顺利地考上了省里的一所师范专科学校,虽然是专科,但是在那个年代已经是很了不起了,因为在当时我是方圆几个村庄里的第二个大学生,还有一个是本科生。

接到通知书那天,父亲脸上笑开了花,两手拍个不停,又唱又跳,这是我多年来第一次见到父亲如此高兴,他简直就像换了个人似的。

去上大学那一天,父亲要送我到学校,我怕旅途劳累就劝他放弃这个念头,再说我自己早就能够独立。

在我上在大学的头两年里,父亲的身体就已经开始患病,可他硬是不想告诉我。由于没人照顾他,他也舍不得拿钱去看病治疗,最后拖到晚期,在我21岁那年离开了人世。

父亲走的太突然,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他的过世一下子把我打入人生的最谷底,那时我万念俱灰,感到天仿佛都要塌了。

在送葬的那一天,我哭成泪人,无论我如何呼唤,父亲永远都不可能回来。

父亲病逝后留给我的遗物有三样:古书、命书和诗搞。古书和命书后来给我舅舅,诗稿我自己保存。遗憾的是没有完成父亲的遗愿,他希望我能尝试着拿那些诗稿去发表,可惜的是我在读大学最后的一年里,那些存放在家里的诗稿通通被可恶的老鼠给毁了,为此我愧疚了很长一段时间。

     父亲这一生中最大的缺点就是太容易轻信别人。我们常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可父亲连防人的心都没有,更不用说去害人了,所以他常常会被那些存心不良的人所蒙蔽,他们总是找借口向父亲借钱,完了,还不还。应对这种阴险小人,父亲只有忍气吞声。父亲临终前吩咐给我的被欠去的外债有数百元,在当时那可是一大笔钱,我去讨要的时候,没有一个人认账,原因很简单,死无对证。

    如今我自己也身为人夫,身为人父。看着自己的孩子一天天长大,一天天成熟,一天天懂事,心里就挺欣慰。遗憾的是父亲他老人家没有福气看到这一切,

父亲已经离开我二十五年了,二十五年来,我常常想起他,想起他对家人的爱和对别人的好。父亲的无私善良,父亲的勤劳节俭,父亲的勤学好问,父亲的宽容大度,父亲的谆谆教诲,都让我永远记着。他在我人生的道路上终始成为我战胜困难,度过难关的最有力的支持者。

愿天国里的父亲一生平安。

要是有来世,我还选父亲做我的父亲。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